地球观察局 - 金灿荣:早在2015年,美国原有的对华政策共识已经

html模版地球观察局 | 金灿荣:早在2015年,美国原有的对华政策共识已经没有了

关于中美关系的定位,布林肯说了一个很著名的三分法:该合作的合作,该竞争的竞争,必要时进行对抗。沙利文刚刚又说了四个层面:明确中美利益一致的问题,进行长期合作;共同面对以前没解决,显然依然很严重的国际问题;管控分歧,单方面管控咱们中国这边分歧;另外就是解决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剩余部分,对抗中国的不平等经济行为。

这两套说法神似形异,那么,哪一个更能代表美国的整体对华政策?11月18日,在新浪微博《地球观察局》节目中,老胡和金灿荣教授、沈逸教授一起探讨了中美该如何找到正确的相处之道。以下是两位教授对美国对华策略的思考。

金灿荣:我是这样理解的,美国现在的对华政策应该还没有完全成型,它还在摸索中。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有些年头了,如果要追溯的话,我觉得到2015年年终。那个时候,研究中国问题非常优秀的戴维?兰普顿(David M.Lampton)教授在卡特中心会上,就讲了中美关系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。

其实那个时候,原来的对华政策共识已经没有了,原来的对华政策共识是跟中国接触,并通过跟中国接触影响中国,通过引导到内政外交的方向上去。但是到了2015年年终,美国的战略界就发现这条路走不通。中国可以说是糖衣吃进去,炮弹吐出来。在国内走自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,在国际上走自己的独立自主之路,这些都没有达到美国的期待。

所以那个时候他们就开始琢磨要改变政策,于是就有了2017年12月18日《国家安全战略报告》。这个报告把中国定义为“修正主义国家”,也就是要跟我们对抗。怎么对抗?当时特朗普选择了脱钩。现在美国人发现脱钩脱中国还能活得挺好,但是美国要活不下去了。所以脱钩不行。

但要重新接触,美国也不愿意。所以他们现在还在摸索中,想法就会很多,就像布林肯的三个C:合作、竞争、对抗(Cooperation、Competition、confrontation)。沙利文的四个层面是在对话之后,应该是3C政策的深化。

沈逸:我补充一下金老师的话。金老师说中美新的对华政策还没成型,是比较委婉和客气的说法。我说句比较冒昧的话,大家不觉得布林肯说的三分法是句废话吗?在该合作的地方合作,在该竞争的地方竞争,在该对抗的地方对抗,难道在该合作的地方还能跟你竞争?在该对抗的地方跟你合作?所以我认为现在美国基本上没有一个有效的对华政策和战略,这是第一。

第二,导致他们没有一个有效战略和政策核心,是因为他们的核心目标出了问题。美国现在要维持的核心目标就是维持美国的霸权地位。中美关系整体性的变化就是美国认为中国的崛起冲击了它的霸权。中国搞好自己的发展,经济体量赶上接近超过美国,就被认为中国挑战了他们的霸权地位。怎么我日子过得好好的对他却是一种危险?

美国也很清楚,如果他真的要维持霸权,无非就两种办法,一种是美国人自己赶上去,自己再拉一波生长曲线涨上去,实力碾压中国;第二种就是我把你打掉,这个金老师在演讲中讲过多次,就是把老二打掉,维持他霸权的优势地位。

现在情况是什么?美国国内增长乏力,政府找不到新的突破点,为什么呢,是他们自己的金融资本把血吸干了。所以美国内部结构要调整,不调整就没有动力。他们打我们核武器斗不起,常规军事力量又代价太高,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,中国的体量只要往上涨,他们越想往后拖动我们的代价就会越高。

之前有人搞全面胁迫,他们的假设认为中国很脆弱,只要稍微威胁一下或者一脱钩,中共政权就倒了,然后再进来我们的市场、人口、资源。他们又可以吃饱一拨。但是他们发现,所谓脱钩以后,中国的表现出乎意料,面对美方的挤压,中国表现出的韧性远超乎他们的想象,反而他们熬不下去了。所以我觉得他们现在很纠结。

那么实际上他们最后的选项是什么?就是调整一下目标,不再把霸权作为美国的核心目标,而是说,美国仍然是一个大国,但不是唯一的霸权。

中国的核心目标很简单,就是发展,实现中华民族的百年复兴。中美关系要服从和服务于中国发展的需求,所以有一个良好的环境,你愿意跟我合作,我也愿意跟你合作,我不会主动恶化跟你的关系,博天堂手机app首页。但是如果美国说我的国家利益要求中国停止发展,甚至退回去,这个我们绝对不答应。这个时候中美关系就会紧张,当然我们会斗而不破地去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,这是我的个人看法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